Amaury { 活著 }

「我總是和學校裡多數孩子不同,在我還不知道自己是誰的時候,其他孩子就叫我同性戀,彷彿那是一件壞事,他們說我比較女性化,並嘲笑我。我不明白為什麼,但當時我認為唯一要做的就是否認我是同性戀,並且盡一切努力證明我不是。這太可怕了,因為我真的很努力成為一個我不是的人!只為了融入群體,沒有人告訴我可以成為我自己。現在,我知道一切都變好了。未來,我想找到一個老公,建立一個有孩子的家庭。」——Amaury,22歲,法語助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