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rius { 尊重 }

「我相信生活中,我們的終極目標應該是自由。得到自由,然後成為你應該成為的模樣。非常不幸的是,涉及黑人和棕色人種的事件及悲劇對我們來說並不新鮮,我們作為一個族群已經生氣有一段時間了,我們的憤怒源自美國幾個世紀以來的虐待和權力濫用。我知道美國以及其他地方的所有邊緣化族群,都受『白人至上』所苦,我無法將他人的掙扎與自己的掙扎相提並論,我可以說的是,在美國的有色人種需要互相扶持。」——Darius,29歲,教師 / 演員

copyright © 526 all rights reserved.